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
120医生称北京急救资源枯竭 急诊室找张床都难

 要不是最近“急救车被堵路上3公里走了40分钟”、“急救车打双闪空车逆行”的报道把他们推上风头浪尖,可能很少有人关注过这些每天在城市间穿梭的急救车辆。目前,北京市约有120急救车400余辆,他们是与死神抢时间的人,日夜守护这条城市生命线,有着16年工作经验的刘江就是急救系统中平凡而普通的一员。

  “两口子吵架都叫急救车”

  早晨7点半,手里拿着煎饼的刘江大夫匆匆赶到急救站。来不及说上几句话,就在宽度不足半米的换衣间换好工作服,随即疾步走向编号为5960的120急救车。搭档护士李伶燕、司机李铠奇已经开始准备车上的急救设备,这里是他们的“主场”,一个120医生紧张而忙碌的一天随之开始。

  8点刚过,电话铃响起,刘江了解简单情况后,抓起衣服冲出急救站跑向自己的急救车。

  按规定,急救人员需要在2分钟内到达车内,但一般情况下半分钟内人员已经到位。

  “喂,您好120,现在病人什么情况?”刘江在车上拨通联系人的电话。“刚才老人昏倒了,现在没事了,你们不用过来了。”同时,调度中心也发来信息显示任务取消,今天的第一次任务无功而返,一行三人打道回府。

  回去的路上,刘江向我们介绍,这种情况其实很常见。“这个病人还是有一定危险的,有的人干脆把120当成出租车,头疼脑热、拉肚子这种小病小痛也打急救电话,还有因为两口子吵架、家长把孩子骂哭叫120的,其实有些需求患者或家属都能自行解决,医生和护士去了也发挥不了太大作用。”

  刘江说,在国外,像青壮年感冒发烧,复查等,病人可以找私人急救车或其他有搬抬服务的机构,120急救车只为更危急的病人服务。但在国内,缺乏相关规定,只要有人拨打电话就出车。

  “有时候,夜班值班还会接到恶搞电话,说家里有病人,当我们赶到“病人”家时,既不见“家属”来接,电话也一直被拒接。”这让刘江和同事又气又无奈。

  返回急救站,站里电子屏上刘江的状态已从“驶向现场”变成“站内待命”。这是电脑根据车载GPS定位系统适时更新的。如果有新任务时,所有出车人员将收到短信,调度再打电话确认通知。车载终端会跟中心联网,如果在行车中,车上还将接到电话,同时显示任务。任务由电脑根据车所在距离和所处状态自动筛选。

  一上午的时间,刘江和同事共完成任务3次,往往是还没来得及喝口水,下一个任务又接踵而至。再回到站里时,已经过了12点。

  午饭是简单的快餐,5分钟不到,刘医生就已经和同事用餐完毕,下一波刚执行完任务的同事又赶来用餐。由于时刻要准备出发,哪怕只吃一口饭,电话铃响起,也要马上放下碗筷出发。等救援回来,很多人已经下不去下饭,只好等晚饭一起吃,因而急救人员长期饮食不规律。

  “给患者在三甲医院找张床太难了”

  刚吃过午饭,刘江就接到新任务。一名90多岁的老人突发心绞痛。刘江和同事赶到现场后,李护士赶紧量血压、测心电图,刘江做出初步诊断,老人情况危急,已经有心梗的征兆,必须马上送医。

  家属要求前往安贞医院,到达医院后患者病情暂时稳定,床位却成了大问题。由于冬季心血管疾病高发,很多三甲医院床位极其紧张,为了让患者能够接受治疗,刘江和司机小李只好暂时将患者安顿在担架上以解燃眉之急。为了等到床位,急救人员往往在医院要被耽误数小时。一旦医院实在腾不出床位,急救人员就只能先将担架抵押给病人,再返回站内调用备用担架。

  急救转运的原则是“就近、就急、就(医院)能力、就(患者)意愿,但家属往往习惯去三甲医院,即便告知可能无床,也执意要去碰运气。“北京的医疗集中,急诊室常年爆满,尤其是三甲医院,急诊资源也处于枯竭状态,给患者在三甲医院找张床太难了,很多患者在急救车上看病,担架腾不下来,耽误下次救援,其实一些病症在二级医院甚至社区就能解决。”每每遇到这种情况,刘江总是跑前跑后,跟医院协商,来回折腾出一身汗。好在这一次还算顺利,半小时后,刘江终于把患者安顿好。

  “新闻报了以后开始有车主动避让”

  下午的一次执行任务中遭遇了一些小插曲。99岁的高龄老人在家中昏迷不醒,刘江赶到病人家里时发现老人血糖已经非常低,经过紧急治疗输液后,老人苏醒,但情况仍不乐观。

  刘江和同事赶紧将老人抬上救护车,车子一路急速驶向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别担心,目前问题不大。”刘江一边安慰焦急的家属,一边联系医院开通“绿色信息通道”。

  一路上,司机小李鸣笛警示,很多车辆主动避让。“自从媒体报道了社会车辆不避让致使病人去世的事件,情况有所好转,有些车辆开始有意识的避让,但避让着仍为少数。”刘江认为,北京交通大环境仍需改善,不能一味责备私家车主。

  为尽量节省时间,小李选择逆行一段路,5分钟后,病人被顺利送往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家属连连道谢。

  “最怕碰上喝多的,不配合还打人”

  回去的路上,李护士一脸轻松,“今天比较顺利,没有太棘手的病例。”在她看来,所谓棘手,不仅仅是病人病情危急,还指一些“难缠”的家属或患者。

  李护士今年不过25岁,刚刚参加工作不到两年,却是“什么事都碰到过”。“刚参加工作那会儿,有个病人没有家属,按惯例需要向患者收取诊疗费和出车费,患者不但不给,还威胁我说‘再喊就剁了你!’”现在回想起来,李护士仍然感到后怕。“我不求病人家属多感激,只求一天的工作顺利完成。”

  比口头上的恶语相加更让人担心的是暴力伤害。“我们最怕的就是醉酒的或者精神病患者,不但不配合,还经常被他们打。”刘江透露,自己的爱人就曾因此而放弃急救工作。

  工作环境险恶、负荷量大、工作值班时间长、待遇一般,急救人员正面临严重萎缩。“待遇不比医院,大学生来了也留不住,去年招聘的4名大学生一个没留下。”刘江说自己眼见着一个个大学生来了又去。刘江倒是一干16年,这都归功于“能救活病人,有成就感”。

  晚上8点钟,北京的夜晚,寒意正浓,刘江还在返回站里的路上,一天的工作即将结束。

2015-06-05 09:27 来源:未知 点击: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郑州祥和盛电子技术有限公司

邮箱:ausuper@126.com

热线:0371-63312088

网址:http://www.cascianievans.com/

地址:郑州市农业路东段23号豫星大厦四楼

400-6001-120 / (+86)0371-63312088

欢迎致电并与我们保持联系获得关于祥和盛的最新资讯以及产品优惠政策

在线观看视频a免播放器